跟谁学直播“50万创客与诺奖得主的网上对话”实录
跟谁学·06-29

2016年6月27日晚,跟谁学直播“草根创业VS.国家繁荣——50万创客与诺奖得主的网上对话”。此活动由跟谁学、新华都商学院、中信出版集团中信书院、北京大学出版社联袂推出,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新华都商学院院长、畅销书《大繁荣》作者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和新华都商学院理事长、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被誉为“最具人文情怀的创业导师”的何志毅教授,展开一场创新创业的巅峰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

1.jpg

何志毅教授:亲爱的各位视频观众、微信听众,今天晚上非常高兴在新华都商学院跟我们的院长、200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埃德蒙·费尔普斯,关于创业创新的对话。    

开始的时候要给费老出个主题,我来介绍他,他来介绍我,我肯定是有准备的,他肯定没准备,这不太公平,是吧?

我跟费老有6年的合作经历,我们经常在一起,走了很多城市,做了很多的事情。我从八个方面来介绍一下他。

第一,他是200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很多经济学家认为他获奖获得太晚,为他鸣冤叫屈。  

第二,哥伦比亚社会与资本主义研究中心主任,这个中心在美国很有影响力,甚至在全球很有影响,每年举办一次全球大赛,我去参加过两届。讨论的话题已经超出经济学,世界上一些顶级的学者,包括经济学、哲学、传播学、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等等一起的一个盛会。    

第三,他除了作为学者之外还有很多社会兼职,我不能念全,社会兼职的名单太长了。我仅举几个:美国科学院院士、科学美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纽约科学院院士、美国经济协会副会长、美联储学术会议专家、美国和财务研究院金融委员会顾问,等等。

第四,对我以及对中国人,我相信对中国教育界最重要的职务,新华都商学院院长,他当了6年,我们非常骄傲。陈发树董事长在商学院一创办的时候就邀请到埃德蒙·费尔普斯世界顶级学者来做我们的院长。新华都商学院6年来发展得很顺利,今天奠定一个非常好的基础,跟我们院长功劳大大的相关。  

第五,他在2013年出版了一本名著叫做《大繁荣》,更重要的是国家总理李克强很早就拜读过这本书,在很多重要的场合公开推荐,大家读一读埃德蒙·费尔普斯的这本书,副标题是“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这是他在2014年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奖”的时候,站在总理边上合影的时候,他送了两本书给总理,这是其中的一本,送给总理的时候,总理笑哈哈。第二本,后面那本是英文版。他还原当时那个场景,他把这两本书送给总理,总理说你的书我读过了,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说我后面还有一本英文书你看看,这个照片给各位解读一下。

第六,他有一个非常美丽贤惠的太太,坐在我们旁边不愿意出镜。    

第七,埃德蒙·费尔普斯他有很多业余爱好,他是吹小号的,在大学时期是小号手。

第八,当然是他喜欢中国,喜爱中国。    

接下来我把难题交给他,看他怎么介绍我。    4.jpg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第一次见到何教授是当陈发树董事长将一定的资金捐到福州成立一所新的商学院,实际上当时还没有相应的一些人才推动这方面的工作。在当时建立商学院的时候,当时陈董事长决定邀请何教授,这是商学院发展中一个决定性的举措。

何教授不仅仅是一名教授,我相信他在自己的人生生涯中至少创办了一家企业甚至更多,同时在北大创办了期刊《北大商业评论》,同时他也在北大担任教授。因此,当他加盟新华都商学院的时候,我相信他有非常独特的学术背景。    

何教授可以说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斗士,尤其商学院创办的第一手自己招到一百名的学生,的确是非常大的成就。同时他有很多其它方面的成就,包括他自己也是一名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歌唱家,我也是有一次非常幸运偶然听到他的歌声。同时从身体角度或者从学术角度,他也有非常大的能量。    

何志毅教授:非常高兴,今天晚上是很重要的。首先我们有这样的机会请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跟50万的视频和我们在线的微信的朋友们一起见面,我相信是第一次,所以说今天晚上很重要;第二是我获得了费老这么高的评价,我觉得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一天。    

当然,我们赶快要把问题抛给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因为这个机会很难得。我想先请他简要介绍一下,他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看法,当然背景基于他在2013年出版的这本书《大繁荣》。我们经常很骄傲地说新华都商学院创办的时候就定位创业、创新,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的《大繁荣》也是2013年推向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我不知道具体的数据,但我肯定《大繁荣》这本书的中国销量是高于美国的。我去福州,福州机场大型广告牌大力推广《大繁荣》这本书。《大繁荣》这本书是新华都商学院送给我个人和朋友的一本著作,也是我案头的必备书,我觉得这本书有历史意义是常销的,不是畅销一阵就没有了。

这个话题比较大,但是我们可以请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分成几个方面来介绍一下他的书,以及他对中国创业创新这种大形势的看法。后面我们会给大家一些机会提问题。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来写这本书,我认为应该是这样,创新这个议题并没有得到大家的了解和理解,大学生、经济学研究生等他们得到有关创新的历史或创新理念方面的教育是非常过时、非常不适应这个时代了。至少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很多人将发明这个词等同于创新,对于经济学家来说是会区分这些概念。

实际上发明只是一种创造,但是长期下来可能会成为创新,也可能不会成为创新,因为对于创新来说,它是能够得到使用的。不管是新的产品还是产品的新的方法或者做法,所以它跟发明的概念是不一样。

其中一个比较实质性的观点,对于创新尤其是在无所不在的创新,在1820年左右开始进入到英国和美国的经济体,之后再晚些时候进入了法国和德国的经济体。这种创新由商界推动的,商界有各种各样的想象力创造出或者说推出一些新的产品、新的方法,所以商界的确是有很大的创造性,他们是可以来创造新鲜的事物。这些观点跟大学里边所教授的观点正好是相反的,是背道而驰的,因为在大学里面人们学到科学,通过科学进行创新。

我不过多介绍文献里的内容,但是我只是想做一点评论,大学里边教授的观点,我也希望他们有所改变了,在我这本书出来之后。之前主导的一种理论,可以是1900年代德国的历史学派的经济学家,代表人物就是约瑟夫·熊彼特,他提出创新就是科学家的专利,科学家以及航海家这些人才能推出创新,他的第一本书就说商界是没有创造力和想象力,他的观点和我完全不一样。  

3.jpg

何志毅教授:谢谢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我下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你怎么看待历史上和现在的中国美国和欧洲的创业和创新,有什么比较之处?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首先,并不是很多人同意我这个观点,我还是先在术语上解释一下,创业家和创新者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

创业家是不断寻找机会,如果有可能就可以将这些机会转变成功,转变成比如说更加好的一些商业商品或者更加便宜的生产方式等。对于企业家来说或创业家,他们可以说是有比较宽阔的视野,眼观六路寻找机会。

创新者又是另外一型动物,比较狭隘关注在一个领域,但是非常深度在一件事情上钻研,也许他们会有一些新的点子,找到一种新的生产方式,会有一些新的产品等。创新者并不一定是最好的管理初创企业的人,对于创新者需要运营官帮他的企业运营,运营官这样的人需要各方面的知识,各方面的知识都需要具备。

中国、美国和欧洲这方面的比较,中国的确是有非常巨大的企业家创业的精神,这可以说几个世纪以来都是如此。爱尔兰的经济学家John Law在18世纪来到上海,他描述在上海每个街角充斥着企业家,是非常令人想不到和惊奇的体验,每个地区都有创新创业的脉搏在跳动。所以,我觉得中国人到现在为止还是保持着非常好的创业的精神。

对美国来说,他们的管理层官僚主义更多,同时他们的CEO更多关注短期既定的目标,而不是出去眼观六路看一些机会,他们也会谈一些机会,但并没有真正出去挖掘机会。

在欧洲,对于欧盟来说也许有一些企业家,他们在创办企业时面临非常大的风险,由于法规的监管使得他们的创业成本非常高,风险也非常大。所以总的来说,从企业家、创业精神角度来讲,中国是优于美国,而且是大大优于欧盟。

现在我来介绍一下创新这一块。当我成为新华都商学院的院长之后,我开始定期来中国。当时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中国人能不能相比欧美来说成为一个好的创新者。当时很多中国朋友都告诉我,这个太困难了。中国人的教育体系,学校里边根本就没有独立思维等,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这样的一些想法并不是真实的。现在在中国,有非常重要的一些创新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

我有一个研究团队,他们研究了有关欧美以及中国的创新速度这方面的,我们也发现美国的确是在创新速度方面是排在第一位的,中国排在第二。在20年以前肯定不是这样一个状态,20年前英国、法国基本上排在第二位,但是他们现在已经落后了,中国排名又进一步靠前了。    

刚才我讲到在创业这块,在企业家精神这块,中国一直是做得非常好的。而在创新这块,中国开始展现非常好的业绩。    

何志毅教授:好的,我非常有幸当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写这本书的时候他是我们的院长,所以很多话题使我有机会跟他探讨,从他那里得到启发。书的名字怎么翻译,我们也讨论过。英文比中文好,英文叫Mass Flourishing,mass是双关语,有大众的意思也有巨大的意思。跟出版社商量的时候,翻译起来太累赘,所以还是选择“大繁荣”,那么就没有了mass flourishing的双重含义。副标题的中文翻译“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英文是How Grassroots Innovation Created Jobs, Challenge, and Change,“草根创新如何创造职业或者叫做就业、挑战和变化”。那么这个grassroots跟大众还是有点差别,它强调的应该是原来生活状况相对不那么好的,社会阶层相对低的这群人,很大的一群人,如何去通过创新、通过创业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另外给国家带来大繁荣。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讲了三个很具体的东西:创造了就业,这个就业不仅你自己就业,你给社会创造很多就业;带来了挑战;另外就是改变了这个世界。

今天有50万的听众在线上,我相信大部分属于草根创业阶层,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智慧、自己的勤劳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同时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用中国时髦的话说叫做“实现中国梦”。我很希望听一听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对我们50万草根创业者或者说想创业者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说一些什么话。

刚才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评价了创业与创新。我们也经常讨论,比如我们把学校定位在创业创新。其实创业不等于创新,创新也不等于创业,有人创业不创新,有人创新不创业。我们学校其实教育不了或者说培养不了太多的学生,我们会把焦点放在两个重叠,你通过创新来创业或者通过创业来创新,两个叠加在一起的部分。

所以我在国际上也注意看到,讲专业的时候,有人讲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有人讲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有人就讲entrepreneurship,有人专门叫做inovation。按照我的理解,讲创业创新的时候,大部分是指工商管理学院的学生,怎么去创业创新;如果说是创新创业的时候,大部分是指理工科的学生,手上有一些技术或者有一些专利,或者在某个行业积累独特的资源,然后他去创业。这是很有意思的。

所以,我也特别想听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我们现在培养的学生是小众的,我们做的学历学位教育,本科、硕士、MBA、EMBA,我们正在研发在线产品,面向千家万户,面向千千万万草根创业者,正在打磨阶段。我想听听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对50万创业者或者想创业者说一些什么。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首先,我想祝贺大家开启了非常令人兴奋非常有意思的职业。相比大的官僚机构或者一家大公司工作来说,创业是更令人兴奋的更有意思的一个旅程。

对于商学院怎么帮助人们创业,我想商学院还是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首先可以给创业者,让他们了解一些基本的,比如说怎么创办企业?企业融资怎么解决?市场营销怎么来做?的确,市场上有一些一夜之间有一个好的点子,一夜成名,但没有经过商学院培训的创业家,的确有这样的例子。但实际上这些创业家在企业早期阶段需要得到一些帮助,这种专业知识是不可替代的。对于有上学背景的人来说,专业知识、融资等不需要有太多的帮助,他还要更多了解有关创业精神,包括伟大的企业家他们是怎么样形成的,他们有什么样的品格特征,有什么样的背景,他们需要学习什么才能造就伟大创业家。

我们可以鼓励公司管理层、CEO等,也让他们更具有创新性和更具有想象力,不仅对于创业者来说,对于公司的CEO、中层管理者以及一线草根工作人员,商界这些人都可以鼓励他们更具有创新性,通过他们的创新点子为公司做出更大的贡献。因此,的确是有很多书或者很多的文献都是探讨了成功创新,是大家可以学习也可以效仿。    

5.jpg

何志毅教授:很快,马上就要9点了,原计划我们俩对话一个小时,开放问题给线上的观众和听众。借后边5分钟,我简单介绍我对创业创新教育的两个观点。

今天的主角是我们的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我就用后面5分钟来说一说。我两个观点,我也顺带推销一下我的书《管理的中国心》。今天晚上新华都商学院、跟谁学、北京大学出版社、中信出版社,还有其它单位,我们列了一些共同主办单位。

这是我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主要讲的如何在西方管理的理论教育中间要揉进去中国自己的文化。如果说管理既是科学也是艺术,那么艺术这个部分是独特有中国文化背景的。举一个例子,新华都商学院有一门课程是7天7夜,带着学生去打坐冥想,科学证明打坐冥想的时候,人的脑电波,阿尔法波、贝塔波、伽玛波、灰质、白质、神经元都在起作用。   

打坐冥想讲的是去理性、去外向、去逻辑。我们知道现代科技的发展、现代教育的发展普及,某种程度上削弱甚至泯灭了人的一些潜能、本能甚至有人是有超能的。我们现在用手机,电话号码都不会记了,我以前能记住十年前司机的电话;计算器一用,我们不会算算数了;导航仪一用,我们不会认路了。人本来有计算能力、记忆能力和认路能力。打坐冥想跟宗教没有关系,在西方非常流行。    

新华都商学院觉得创业者的培养要从五方面展开:第一,智慧的提升;第二,知识增长;   第三,素质培养;第四,经验增长;第五,实践的加强。我总结了这五个要素,对应金木水火土,但并不是从金木水火土反推过来的。从工商管理教育的问题以及军事教育、法学教育、医学教育等各种学科来看,怎么能够用更好的方法来培养创业者,很多人认为创业者是能培养的。很多人认为军官是可以培养的,西点军校出了两任总统,还有很多任国务卿都是西点军校培养的。不仅仅这五个培养罗列成课程,我们已经进行试验的课程。我们希望把知识的层面压缩在45%,不是像传统的工商管理学院一样,来了就是讲知识,我们的老师也都是理论联系实际。

智慧是什么?50万听众,我先把话题抛给你们,你们先想想什么叫做智慧。我们在福州举办了新华都商学院第三届毕业生的典礼,陈发树先生有一个约定,他在大学生毕业的时候一定来给大家做一个讲座,这个讲座大概是40、50分钟,然后跟学生进行一个40、50分钟的交流。有的学生就说,何老师经常说陈发树先生学历虽然不高,但他很有智慧,因为他的正式的学历只有小学四年级。我经常夸他有大智慧,那么他们问陈发树先生什么叫智慧?这里很难回答,我这里不解释他怎么回答。我请各位自己想想,你有知识吗?你有智慧吗?你具备创业者的素质吗?你有经验吗?你有实践吗?我先讲智慧。

第一,有人说德不是智慧,舍是智慧;聪明不是智慧,糊涂才是智慧。我现在想引用一个英国、美国教育学家的一个比较学术的观点来讲什么叫智慧。这个人叫怀海德,他是罗素的老师,他和罗素写了数学语言。他说智慧是如何将知识和经验和直觉相结合的创造性。有智慧的人不仅仅有知识,懂得怎么组合他所有的知识,另外要结合他所具有的经验跟直觉一起去做决策。很多时候人的直觉是很强的,直觉是培养的,经验更是可以培养。我们课程体系里面就有,如何提升你的敏感度、直觉能力,如何增加你的经验,这只是我们金木水火土里面一点点内容。

第二,我觉得创业学院不能混在综合性大学。军事学院都是独立的,我们想象不来哈佛军事学院、耶鲁军事学院、北大军事学院、清华军事学院能够成功。我们做创业教育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尤其是6年以后,我们原来在传统学校里面想建立创业学院出来,我坚定认为创业学院要独立于综合性大学和学术性大学,走一条军事学院一样独立的路线。我也想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简单评价一下我这两个观点。然后我们就开放问题给大家。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非常有意思,我也上一上这个课程,活跃一下我的神经元。

您把有关创业的培训跟军事的培训把它做了类比,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让我非常着迷的一个想法。对于一个好的企业家、创业家来说,我刚才也提到过他们需要眼观六路,需要有广阔的视角,高瞻远瞩,就像士兵里的将军一样,将军需要有非常广阔的视野。

何志毅教授:谢谢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现在请线上的观众提问。

北大出版社书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储蓄率不断的提高,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原因之一,你怎么看高储蓄率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对个人来说,他们要进行一些足够的储蓄给自己的生活有一个保障,真的是很重要的。同时有一定储蓄的时候,在有机会的时候动用这些资金抓住一些机会。但是总的来说,不建议国家储蓄率处于过高的水平。欧洲变得太富裕了,美国相对欧洲来说他们储蓄率还是比较低的水平。由于寿命的延长包括人们储蓄的时间也比较长,现在在美国这种财富收入比也已经比几十年前高挺多的。我想在储蓄的这个问题上一定要考虑它全面的综合的这种影响。   6.jpg

中信出版社书友:如果自己不能出来全职创业,从外面聘请CEO是否靠谱?不得不这样做的时候需要注意哪些方面。如果团队也由外聘CEO来搭建,会不会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听起来的确是有风险的,对于私营的所拥有的企业,这个问题也是司空见惯的,企业主本身很可能失去对这个企业的控制。在公司里工作的这些人,他们对公司业务更加了解,也了解公司面临的挑战机遇和威胁。对于企业主本身已经不怎么参与这个公司了,如果是有多个企业主,这种失去控制的问题可能变得更加严重。很多公司成功变得非常大的之后,成功的企业家又有一个新的点子想创办另外一家企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肯定会丧失一定的控制权。    

何志毅教授:我同意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的观点,从价值观角度看这个问题,我不太认同这个做法。创业是一种价值观,是一种生活方式,你要想去创业,你就应该喜欢拥抱不确定性、拥抱困难、拥抱挑战,去克服一系列困难,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而不仅仅是为了钱去的。就像小孩玩游戏机,并不是为了打游戏机掉钱出来,越难小孩越高兴,很容易反而觉得没意思。很多小孩打游戏一关又一关,这时他很有乐趣。创业也是如此,你想创业,把游戏机叫别人去打,里面掉钱出来,那掉钱出来会不会是你的?

刚才提这个问题的网友一定不是创业者,创业者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你是投资人那就会不一样,创业者和投资人不同。你不出来全职创业,好像还在想某一个固定的职业里面有一份固定的职业,我投点钱叫别人去做,我觉得从价值观上来讲,我认为它不是真正的创业者,也没有享受到创业的乐趣。既然创业你应该自己跳下来,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你享受这个过程。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的确,我也非常同意。成功不仅仅是有关赚钱,当你的点子看着它逐步走向成熟,然后你取得成功,得到的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古代的商船到达港口的满足感,就像你创业成功以后的满足感一样。当然赚钱也是有乐趣的,但是人生绝对不仅仅是这一点。人生一个美好的生活,它更多是有体验,你的冒险包括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在探索过程中你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但是整个过程却是非常充实、非常丰富,这样的一种探索新鲜事物的职业是非常有意思的。你愿意去接受这些不确定性,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你特别特别为这些不确定性所着迷。    

何志毅教授:最后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问我,一个是问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的。问我的问题是:中国企业面向走出去,面临文化差异,如何用中国智慧解决难题,达到良好的沟通。    

这个领域是我熟悉的,我也做了很多的研究。我走南闯北,到TCL、中石油、中石化等,中国企业的海外企业,在那里跟中国雇员和外国雇员都进行过交流,我也回到总部跟这些大企业的一把手做过交流。我今天只想讲一个点或者说我提一个建议。   

有中国企业想国际化的朋友,或者你们愿意未来企业国际化的朋友,我劝你们读一读外国汉学家写的著作,因为我们不能仅仅从中国文化讲传统文化,在中外两种文化比较之中才能够真正地理解。我简单推荐几本书,比如说很多人认为,外国人如果想了解汉学、中国文化,第一本书明恩溥写的《中国人的性格》或《中国人的气质》,Chinese Characteristics,把中国人的气质或者性格罗列了20、30种,里面有批评的,有中性的,有表扬的。

第二本是林语堂先生写的《吾国吾民》。林语堂先生是北大教授,后来是台大教授。他是用英文写的,是站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写的,他是四代基督徒,这是用英文写给外国朋友看的,与明恩溥的著作是相呼应的。

尤其要推荐一本是丁良的《汉学菁华》。是京师大学堂的首任常务副校长写的,京师大学堂是北京大学的前身,请来的真正的校长是美国人,他是美国的传教士,他拿了耶鲁国际法的博士。这本书是我看过最好外国人写中国的书,里面至少引用了50多本中国历史、文学、哲学等著作,他引用出来,有些书名我根本没有听说过,我都汗颜。记住,《汉学菁华》,这本书是非常好的。

这个问题只回答一点,中国企业想走出去,你一定要跟外国人交流,我们首先要有文化自信,我们要能够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作比较去跟西方人交流,让他们理解、欣赏,最后认同中国文化。他可以欣赏不认同,没关系。基辛格说过我欣赏中国人民,欣赏这儿、欣赏那儿,尽管有的时候我并不认同。去读书,我相信很多我们线上的听众可能对西方社会或者西方文化、西方知识的了解可能比中国文化还多。我们要补这课很难,但你去看看西方汉学家写中国的名著,像刚才我推荐的几本书,对我们很有帮助。

何志毅教授:这个问题想请教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这个时间来讲座不免要问英国脱欧。英国脱欧的公投给经济学研究的启示或者意义,后边还有问题就免掉,就这一个问题。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也许我不能给您一个非常好的答案,但是最近几年我也是对英国有一些关注,包括在3月份去了一趟英国。其实很多普通商界人士、老百姓他们不会用这样的词语来讲,他们肯定觉得在布鲁塞尔所制定的很多法规经常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些他们可能是在英国一个小镇来从事商业活动等等,却要受到布鲁塞尔遥远法规的监管,还有存在欧盟过度监管的问题,很多举措在几十年前是没有听说过,比较极端。比如对老师这块有很多规则规定,使得老师不能自由尝试一些不同的教学方法和方式,这方面还有很多其它的例子。我们之前没有听过、没有注意到太多的抱怨,现在看起来这种规则加在一起是非常大的负担。对于企业家和员工来说,他们现在就觉得这些规则和规章制度已经都受不了了,更糟糕的是以后会出新的规则和新的法规。对于企业家来说,他们想创办一家新的企业,很可能在未来因为不可预见的法规和规则,他们的商机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很多有创意的企业家,实际上他们都觉得受到这么一个遥远国度——布鲁塞尔欧盟的监管觉得不高兴,对于脱欧的问题实际上是对于欧盟限制的一些条件的这种反叛的呼声。当然也有一些人讲,比如伦敦前市长Boris Johnson也讲,为什么英国想要脱离欧盟独立出来,其实有很多的原因,但是他说最重要的原因,在他跟成千上万的百姓聊过,他们对商业的控制是非常不满的。   

2.jpg 
何志毅教授:时间到了。我最后以送给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的一首诗结尾。

跟谁学的视频观众可以看到,这是真正的诺贝尔奖的金牌。

刚才我说过给大家推荐西方汉学家的著作,我推荐了3本,如果你叫我推荐6本的话,还有3个人。一个是费正清,他的英文叫做John King Fairbank,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退休以后这个研究中心就命名为费正清研究中心,他写了《在华60年》。他的接班人叫傅高义,英文叫Ezra Feivel Vogel,写的《邓小平时代》。后面还有一本书是基辛格写的《论中国》。我现在介绍不是他的书还是而是他的名字。费正清跟埃德蒙·费尔普斯先生一个姓,他的英文名是Fairbank,但是翻译非常地道,是中国人的名字。刚才我们说的丁韪良的英文名字William Alexander Parsons Martin,好复杂,取名字叫丁韪良,Vogel起名傅高义,是非常典型的中国人的名字。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两年前就问我能不能帮他起一个中国名字,我想了好久,最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我还写了一首诗,没有告诉他。    

这个名字有两种写法,我也很犹豫,我也请向东老板委托跟谁学在网络上做一个调查,两个名字,你们觉得哪个好。我也会问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根据这两个意思他觉得哪个名字好。    

七绝真名诗。绞尽脑汁费乃得,佳人诺奖无凯歌,你看他这一生多有成就,获得诺奖,娶了一位这么漂亮的老婆,而且还形影不离。    

创新携手大繁荣。我们非常高兴他到中国来跟我们一起见证了中国创业创新大繁荣,甚至他也是中国创业创新的推动者之一。  

情也相投意也合。有人说跟诺奖获得者很难相处,他们很高的智慧、很自我,甚至有些人很偏执。对不起,我说对诺奖获得者不公正的评价。6年来我跟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情也相投意也合。    

“绞尽脑汁费乃得,佳人诺奖无凯歌。创新携手大繁荣,情也相投意也合”。    

我给他起的费乃德和费耐德,分开推敲耐和德,耐心的耐,德行德行,这两个字的含义非常好。费老很喜欢研究哲学,绞尽脑汁费乃德,你付出了你得到了。

这是真正诺贝尔获得奖的金牌,为什么会在这里?正面反面侧面都有内涵,我今天请埃德蒙·费尔普斯说说,这个金牌上面的内涵。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其实我不完全清楚上面的意思,正面是第一届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以前是军火商。背面有皇冠,中间有一个星星,还有往外发射的线。这个皇冠是瑞典的皇冠,是瑞典国王或皇后的皇冠,三个皇冠代表两个公主和一个王子。   

何志毅教授:埃德蒙·费尔普斯先生忘记介绍上面最重要的内容。    

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在侧面写了费尔普斯的名字还有年份,2006年,也就是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这一年。    

何志毅教授:可见他对获得诺奖不在意,拿来就行了。这是埃德蒙·费尔普斯先生在今年上半年来中国的时候,送给陈发树董事长的,陈发树董事长转送给新华都商学院,作为新华都商学院的传世之宝,我们做了有机玻璃的罩子。感谢埃德蒙·费尔普斯为中国创业创新与大繁荣做出自己巨大贡献。    

谢谢大家!今天晚上的对话节目到此结束。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来参加这样的节目。再见!

9
分享
浏览数511
评论
举报

还可以输入 500 个字

头像
公开
9
分享
评论
511
跟谁学的其他文章
·天校
·不忘初心,阿里巴巴17周年庆即将拉开序幕
·跟谁学陈向东央视《实战商学院》:初创企业股权争议破局良策
·北京卫视的北京新闻都专题报道了,因为……
·图解跟谁学